楊明捲入官司 替高海寧頂罪入獄

#6
朝勇 (楊明)着競枝(高海寧)向邢呇(黃德斌)索取三成樓盤銷售額,競枝竟為此答應與邢呇同遊沖繩,朝勇怒不可遏。葛咸城開售,千秋以買樓送風水作銷售策略,竟被桑榆置業偷橋搶客,眾人緊張萬分,朝勇卻只惱競枝與邢呇結伴享樂。Frankie偷取嘉露(林秀怡)之客戶資料,墮入嘉露設的局,二人鬧翻。嘉露辭職,朝仁(陸永)以為自己逼走她,心中有愧。競枝隨邢呇出海,邢呇當着友人George面擁着競枝,競枝愕然,後來才知邢呇有難言之忍。嘉露的家被搗亂,寵物龜被殺…

#7
嘉露揚言自殺,朝仁趕抵她的單位,沒有發現嘉露,卻驚覺自己再次錯過會計考試,大受打擊,拿起眼前的安眠藥……競枝得知邢呇與內地地產界猛人聚餐,悉心打扮請求邢呇攜同赴會。邢呇問競枝是否想公開關係,競枝猶豫。朝勇以激將法成功逼競枝返港,隨即公開桑榆風水師黃師傅欺騙客人片段。千秋賣出所有樓盤,眾人開派對慶祝。朝勇滿心歡喜去見競枝,赫見她與邢呇親吻。朝勇怒火中燒,提出拆伙!廉署調查員突然上門,競枝錯愕!

#8
朝勇決意拆伙,逼員工表態。朝勇牽涉兩年前工廈買賣行賄案,被廉署人員帶走,在廉署跟競枝碰個正着。原來當年朝勇曾對買賣生疑,但競枝為錢一意孤行。邢呇身體不適入院,與朝信發生誤會,對她敢言性格留下印象。競枝得知朝勇被控,慌亂不已。剛巧邢呇帶着鑽石項鏈而來,競枝即時兩眼發光……競枝以為朝勇有意指證她時,朝勇突然求婚,並甘願替她頂罪……競枝自首,廉署人員反指她因愛朝勇而頂罪,競枝氣結之餘終於認清所愛。

#9
朝仁在梯間遇露體狂,驚慌不已,嘉露哭笑不得,還質疑他的性取向。朝仁按捺不住,當眾向嘉露示愛。朝勇、競枝懶理姹千(黃淑儀)反對,婚後另築愛巢。懿蜚促一家人飯聚,席間姹千接受了競枝的新抱茶。可是,姹千接受不了朝勇替競枝頂罪,與朝勇鬧翻。嘉露醉駕撞車,危急之際向從前男伴求救,卻無一人理會,此時朝仁來電,嘉露頓有所悟!競枝懷孕後,融入朝勇的家,唯獨打動不了姹千。朝勇終被判入獄,競枝面對傳媒壓力,身心透支……

#10
姹千不滿競枝帶着女兒去工作,要求競枝交出千秋,專心照顧女兒。競枝錯手拿了懿蜚的手機,令懿蜚來不及挽救婚姻,懿蜚揚言跟競枝勢不兩立。競枝探望朝勇,欲隱瞞遇到的委屈,卻被朝勇揭穿。邢呇目睹朝信為原則不惜一切,對其好感漸生。朝勇獄中巧遇競枝父親貝勒,對他多加照顧,又借錢給他解決長恨哥的「煙數」,朝勇驚悉長恨哥同在獄中感不安。獄中掀起打鬥,貝勒趁場面混亂銷毀數簿。千秋惹上風波上新聞,貝勒始知與朝勇之關係。

登入大大平台,《婚姻合伙人》緊貼TVB首播。

楊明追求高海寧 全力賣樓奪芳心

#1
新樓盤葛咸城開售,千秋置業行政總裁朝勇(楊明)名錶贈員工,激勵員工士氣。各地產代理在商場爭客,大打出手,朝勇見狀竟加入戰團。三年前的朝勇本為好食懶做的裝修師傅,一次撞見桑榆置業地產經紀貝競枝(高海寧)被客人非禮,競枝為做成生意,逼朝勇扮其男友指證客人,兩人自此相識,其後競枝拉攏朝勇合作經營劏房生意。桑榆置業老闆得知被千秋置業搶去生意,怒責員工,競枝出言頂撞,被要求扮公仔派傳單,一怒辭職,朝勇遂邀請競枝入股千秋置業。

#2
姹千(黃淑儀)在街上與競枝爭執,一怒下將她推下海。朝仁(陸永)自覺感情、事業都比不上朝勇,回想朝勇處處為其出頭,更感自卑。千秋置業採購部經理李智琪(張嘉兒),恃着是朝勇舅父徐懿蜚(古明華)姨仔以權謀私,競枝看不過眼。懿蜚經常帶着三名兒子留連錄音室,智琪怒斥懿蜚只為個人夢想不理兒子。懿蜚重提朝勇博到盡,令千秋置業度過難關之事反駁。朝仁為救嘉露(林秀怡)誤觸其屁股,不知所措間一同跌倒地上,被競枝看到。競枝在電梯被曹公子非禮,竟一口咬定是朝仁所為……

#3
大批示威者控訴千秋置業騙財,期間朝勇、競枝施展苦肉計平息事件。市面傳出發展商收購斯朗拿道舊樓重建,競枝提議即時出擊,又打算趁智琪不在港開股東大會,逼令朝勇幫忙趕走智琪。二人爭辯間,競枝突然患急性盲腸炎入院。競枝手術前得知舊樓業主三婆從外地回港,借機逃離醫院。原來三婆的物業,正是競枝故居,競枝回想從前被父親拋棄的往事,並抵着劇痛遊說三婆賣樓。朝勇趕到送競枝回醫院,途中競枝痛極暈倒,迷糊間竟對朝勇示愛。

#4
競枝在病房跟員工開會,期間與朝勇表現親密,不經意揭露二人親吻。妻子提出離婚,懿蜚怒極扔掉她的物品,意外找到高祖欽天監留下的術數書,埋頭鑽研,對三名兒子置之不理,智琪怒極帶走三人。嘉露針對朝仁變本加厲,朝仁按捺不住反擊嘉露,勾起二人的誤會源起。朝勇隱瞞競枝收購三婆單位失敗之事,朝仁卻意外發現收購三婆單位的,正是嘉露男友Frankie。葛咸城加售會場,競枝故意在大邢地產主席邢呇(黃德斌)座駕前倒下,意外扯爆傷口……

#5
懿蜚埋頭讀高祖秘笈,算到自己遇大劫,誰知與黎監製離開錄音室時,果真遇墮升降機意外。競枝在醫院得知邢呇曾探望並留下卡片,大喜,但卡片被吹到樹上,競枝拼命拾回卡片差點跌下,還春光乍洩,幸得邢呇及時相救。嘉露看穿競枝喜歡朝勇,競枝坦言不敢與朝勇發展,是怕將來失去他。迷信的黎監製欣賞懿蜚算命技術,請他到逝世女歌手的故居招魂。朝勇跟懿蜚登上歌手故居,意外發現歌手遺作,朝勇靈機一觸,將懿蜚包裝成特約風水師。

登入大大平台,《婚姻合伙人》緊貼TVB首播。

Bingo難逃宿命 袁偉豪控告惠英紅誓與警隊對抗

#26
尚垶(袁偉豪)仍在糾結曉怡對他的感情,幸有同病相憐的喜悅陪伴。永正(梁競徽)和蔚喬(蔣祖曼)一起展開新生活,蔚喬突然收到好姊妹阮氏桂被姦殺的消息。喜悅 (蔡思貝)感到被跟蹤,生命備受威脅,尚垶將她轉移至安全屋。晞華(惠英紅)不顧喜悅感受提出要她做餌,引出姦殺犯,尚垶堅決反對,但喜悅自願配合。在永正鼓勵下,尚垶和曉怡(王君馨)互相坦白心思,尚垶終可放下心頭大石。緝捕行動開始,兇手意外轉移目標向曉怡下手,尚垶衝上前卻被擊倒,眼看保護不了曉怡,黑暗處突然傳來槍響…

#27
警方鎖定姦殺案疑犯是羅彪,還推測他與鏹水案有關。此時,羅彪已經被蔚喬及麗瑤帶走並嚴刑伺候。蔚喬暗中在永正的手機裝入監視軟件,向營長彙報重案組行動。泳莎(鄧佩儀)把麗嫻帶到醫院見秉高(姜皓文)後,晞華親自從醫院押送秉高返拘押所,原來晞華想利用秉高引出營長,可是計劃失敗。與此同時,營長在蔚喬家對其進行逼供,還打算引永正上來,多殺一名警察。秉高被趕下車,秉高將晞華的秘密告知其忠僕伍偉忠,晞華即命狙擊手開槍,偉忠中槍……

#28
尚垶來到秉高、偉忠中槍現場,厲聲質問晞華,並從泳莎手中接到秉高所寫的信。蔚喬家爆炸,永正身受重傷。勵傑(楊明)安葬浩園,展亮(石修)暗示晞華有機會擔任第一位女警務處長;尚垶聯合宇森(黃智賢)、國曙(許紹雄)尋找證據,誓將晞華拉下馬。尚垶後遺症越趨嚴重,但拒絕做手術,且不眠不休地工作及準備督察升級考試,只因時日無多,要做的卻太多。喜悅從高樓上救人,怎料對方竟是……晞華再次制止尚垶調查羅彪,尚垶立誓不讓晞華得逞,揚言要控告晞華!

#29
尚垶開始準備控告晞華,得知晞華請了知名律師為其辯護,勝訴的希望渺茫仍堅持。一年後,尚垶被調回旺角,仍未放棄追查營長。如此艱難的情況下,家人成尚垶的最大陪伴,但尚垶不想連累家人,勸曉怡帶尚晴去芬蘭過新生活。到了開庭的一天,尚垶終於見到久違的永正,永正似乎變了另一人,還倒戈為晞華做證人……審訊後,永正再次消沉下去,唯有泳莎仍堅定信念。泳莎希望晞華能承認錯誤,晞華拒絕,其實她已騎虎難下,不能就此認輸。

#30 (大結局)
再次開庭,晞華用兩名已犧牲的兒子作殺手鐧,佔盡上風。最終,尚垶被判敗訴,還換得「咎由自取」四字。轉做巡警的泳莎巧遇彤彤,拿到秉高遺下的手機。尚垶憑手機取得重要線索,宇森藉此收買營長身邊人阿強。但營長早已看透,準備引宇森上鉤,製造一場更大的殺警事件……宇森升任助理處長,第一件事便對晞華展開調查,晞華很快便得到痴迷權鬥的後果。晞華去見營長,想知道兩個兒子的最後遺言,換來一個不得不面對的真相…

登入大大平台,《鐵探》最後一周 最強陣容演技交鋒!

袁偉豪錯信Bingo 害楊明被槍殺

#21
秉高(姜皓文)對母親說出自己是一名警察的秘密。營長不再信任秉高,視他為隨時可拋棄的工具。調查陷僵局,尚垶(袁偉豪)提議放出蔚喬,同時和秉高合作,永正不滿其做法與他激烈爭吵,喜悅則支持尚垶。秉高將正龍和營長交易的證據交給國曙(許紹雄),藉此確認他是否警隊中的內鬼。秉高自覺會凶多吉少,希望尚垶實現自己的遺願。正龍故意到警署滋事,製造不在場證明,暗中與營長進行交易……慧雅(陳敏之)把國曙收到的證據交給宇森(黃智賢),宇森拒絕接收,亦介意她經常為國曙說謊。

#22
勵傑(楊明)主動替尚垶承擔偷聽罪責,晞華(惠英紅)故意將事件交給宇森處理。宇森明白晞華為權鬥犧牲勵傑的想法,只展開對警察內鬼的調查,並推斷此人就是國曙,勵傑思量過後決定幫助宇森。展亮(石修)與天昱來到西九,天昱要求晞華將正龍案件移交。此時,尚垶收到秉高情報,宇森即想到辦法,以短訊要求晞華讓權,晞華拒絕。宇森殺入展亮和晞華的會談中……永正(梁競徽)安排釋放蔚喬和正龍,並在蔚喬身上裝了偷聽器。秉高來到營長的秘密軍火庫,見到已準備好的軍火。

#23
蔚喬將跟蹤器偷偷放在正龍身上,幫助警察找到藏毒處,人贓並獲。晞華狠批勵傑不如勵進,勵傑隨即說出一個令晞華難以接受的事實。宇森和正龍達成合作協議,晞華反對無從,為了讓宇森顏面盡失,不惜計劃放走營長。警方在交易地點部署,準備拘捕營長等人。交易時,秉高突然接恐嚇短訊,只好向營長示警並開車將他們帶走。秉高帶營長到晞華指定地點,尚垶追至,營長騎上電單車逃跑。尚垶怒斥秉高放人,一番爭鬥之下,兩人滾下山坡……

#24
泳莎(鄧佩儀)向秉高揭露臥底身份,兩人都發現被晞華欺騙。營長逃脫,晞華借機奪取行動主權,趕宇森離開指揮中心,甚至勵傑都被撤職。勵傑透過留言信箱向晞華說出內心感言。正當晞華以為掌控一切,怎料營長突然掉頭直奔正龍……泳莎準備放走秉高,尚垶忽然殺出,秉高心知是時候贖罪,跟尚垶回警局。晞華面對一個傷心的結果,仍不放棄權鬥,並要求與秉高串供。曉怡發覺仍愛着尚垶,尚垶把握機會挽留。晞華澆滅泳莎的不信任,繼續替自己工作。

#25
喜悅在尚垶和永正的陪伴下悼念勵傑,接受失去他的事實。行動前約定的飯局照常進行,宇森、尚垶與同僚們互相鼓勵。晞華開始清算行動,先將宇森調出總區,再將尚垶和手下派去調查塵封舊案件。晞華帶隊圍剿營長的窩藏點,可惜軍火已不翼而飛;另邊廂,營長也在找這些軍火。秉高想到一些線索,暗中叫泳莎替他去找尚垶。幾宗塵封的姦殺案,勾起喜悅的創傷後遺症。在尚垶的鼓勵下,喜悅說出不堪回首的童年往事,也有了勇氣與心魔決戰。

登入大大平台,《鐵探》同日TVB跟播!最強陣容 演技交鋒!

[鐵探] 惠英紅被削權 袁偉豪退下火線申請調職

#16
展亮(石修)支持宇森(黃智賢)重新調動西九警區人手,晞華(惠英紅)表面答應,卻做好準備將宇森孤立。宇森確定了調配人手方案,但仍不足以撼動晞華的強勢地位。慧雅(陳敏之)想找經驗十足的國曙(許紹雄)幫忙,惜兩男不歡而散,慧雅只好私下求助國曙。到了預定日子,晞華收到宇森的方案大為光火,立即召回西九所有高級警官,讓他們當着宇森的面宣稱效忠自己,怎料宇森與慧雅早有部署……宇森終於鬆一口氣,卻發現慧雅私會國曙。而晞華利用死去的勵進(洪永城) ,暫時擺脫展亮的信任危機。

#17
晞華聽從國曙的警告,合作對付宇森,利用世孝手下江正龍的案件挫其銳氣。喜悅(蔡思貝)將手鏈扔入海中,擺脫來自勵傑(楊明)的感情束縛,還通過了高空工作隊的遴選。尚垶(袁偉豪)出院,向永正(梁競徽)坦白飽受中槍後遺症,已申請轉做文職。一隻腕表勾起了永正在臥底期間與蔚喬的戀愛回憶,想不到在法庭遇見已經投向正龍的蔚喬,並眼看她受盡委屈,憤怒不已。永正暗自跟蹤二人,但他的行動很快被鎖定正龍為目標的勵傑制止。永正鼓起勇氣向蔚喬坦白心意,遭對方拒絕。

#18
彤彤意外撞破軍火交易,阿喱想殺人滅口,被秉高(姜皓文)制止。秉高為保彤彤安全,將她交給清妤照顧。勵傑擔心晞華的權鬥令西九更亂,晞華明言心中有數。宇森將之前被晞華欺壓的警員召回重案組,還拋出一個晞華無法拒絕的理由。宇森表明勵傑與尚垶都是團結西九的重要拼圖,叫勵傑設法說服尚垶。可惜尚垶去意已決,此時他見到秉高,不顧一切追出,秉高挾持勵傑,並在母親新鄰居鄺詠莎(鄧佩儀)幫助下得以逃脫。永正等手足動之以情,尚垶決定重回前線。

#19
尚垶回歸首項任務是捉拿正龍歸案,迫他露出和營長交易的馬腳,惜無功而返,加上另一助理處長尹天昱的壓力,晞華安排永正說服蔚喬替警方搜證,蔚喬念於舊情答應。根據蔚喬提供的線索,正龍將和其他黑幫進行交易,警方立即設防。到了交易時間,始發現正龍是想把警察和競爭對手一起炸死!展亮為事件問責,晞華竟主動攬下全責,未將責任卸給指揮官宇森。永正責怪蔚喬報訊來遲,蔚喬努力辯解,但深陷失去同僚痛苦的尚垶等人不願理會。

#20
尚垶等人去見手足的最後一面,懷念共同作戰的種種,悲痛不已。但他們很快重整旗鼓,重新搜集正龍的犯罪證據,行動過後推論出有警方高層與營長合作。阿喱發現彤彤有他們和正龍交易的證據,打算出手殺彤彤除後患。尚晴不滿將要移民芬蘭而離家出走,路上巧遇彤彤,二人因阿喱埋伏而變得危險,幸有詠莎及秉高護航救出。秉高帶着尚晴聯絡尚垶,兩人決定借用兩女孩身份作為秘密溝通渠道。詠莎向晞華匯報,看到晞華獨斷專制背後的另一面。

登入大大平台黃金首播頻道,TVB重頭劇《鐵探》同日跟播!

[鐵探] 惠英紅失蹤 袁偉豪腦傷再受創

#11
尚垶(袁偉豪)被晞華(惠英紅)驅逐小組並接受內部調查課調查;尚垶努力說服宇森(黃智賢),想通過內部調查制止晞華犧牲市民安全的做法。奕泰滿意晞華在鏹水案的表現,將卓智文綁架案交給她,晞華喜見上級對她的信任。晞華對綁架案信心滿滿,因秉高(姜皓文)參與其中,而秉高亦願意與她合作。宇森成功迫使奕泰向晞華施壓,並讓尚垶取代她擔任鏹水案和綁架案指揮官。尚垶接手綁架案後,發現晞華與綁匪曾通話,與此同時,晞華故意失蹤。尚垶猜出綁匪應該就是秉高。

#12
秉高拿到了贖金,營長要求廣興撕票。廣興為保護智文,中了阿喱的刀。尚垶和喜悅憑秉高給的線索趕到制服阿喱,救出了卓智文。秉高發現廣興之女劉彤彤被營長帶走,尚垶等人追到秉高藏身處,喜悅(蔡思貝)推測這是藏起彤彤的地點,並引致創傷後遺症爆發。奕泰以證據不足為由,不願承認彤彤遭綁架,尚垶要求奕泰延遲公布廣興死訊,爭取到半日時間。晞華把秉高帶回警局,秉高執意要見尚垶,告知彤彤的確遭綁架。另一邊,阿喱認罪,事情有突破進展。

#13
秉高暗中叫尚垶去找晞華,取得營長的線索。就在尚垶和喜悅接近成功之時,阿喱女友江麗瑤突然出現,讓營長有機會將彤彤轉移。秉高和阿喱分別進行案件重組,秉高突然推翻口供,爭取機會和尚垶獨談,希望尚垶放他走,從而救出彤彤;阿喱被救走,尚垶這邊也有警員中彈。尚垶明白到只有秉高才能保住彤彤性命,答應放走秉高,條件是一同前往取贖金,秉高於是自製車禍逃脫。秉高保住了彤彤,但未來的路危機重重,彤彤就只有秉高與她相伴。

#14
奕泰想要將犯人逃走的罪責歸咎於尚垶,惹展亮(石修)不滿,安排他提前退休。尚垶因頭部再次受創入院,幸好收到彤彤被救出的消息。尚垶決定不將情況上報,因他相信秉高會好好保護彤彤。永正(梁競徽)被調出槍房,原來是國曙(許紹雄)在幕後操作,希望永正可幫自己在大升遷年佔得先機。尚垶情況不樂觀,可能出現失禁情況;雪上加霜,他還得知曉怡可能帶尚晴離開自己。喜悅沒通過高空工作隊遴選,宇森指出其脆弱是來自內心,原來她根本沒走出和勵傑的感情漩渦。

#15
宇森陪妻子蘇慧雅參加社交活動,遭國曙奚落,反而激發了他改變自己的決心。晞華的工作能力獲展亮認可,並接收到晉升的訊息。晞華邀勵傑轉到重案組,勵傑委婉拒絕。宇森也接到展亮會面的通知,以為可重新展開對晞華的調查,怎料到展亮的決定出乎意。坐上高位的晞華開始瘋狂反擊宇森,還勸他趁早離職,不利的處境反而激發宇森的鬥志。晞華的狂妄還是被宇森找到了機會,讓展亮幫忙壓制住晞華囂張的氣焰。 

登入大大平台黃金首播頻道,TVB《鐵探》同日跟播!

[鐵探] 惠英紅擊退死敵上位 失聯姜皓文變節?

#6
面對簡國曙(許紹雄)的持續施壓,萬晞華(惠英紅)放出狠話宣戰,第一步是找到秉高(姜皓文)。秉高提出和晞華合作,找出山狗身後的高人,借機搞定國曙。秉高拿出私吞了的毒品,繼續和周立賢交易,遊走黑白邊緣的他已分不清自己的真實身份。
尚垶(袁偉豪)蘇醒,國曙立刻逼問他,企圖獲得更多不利於勵傑的證據,還將拘捕周立賢的功勞納入懷中。誰知,晞華將國曙沒有出現在行動現場的證據,直接彙報給警務處長郭展亮,展亮怒將國曙調往警校。

#7
招喜悅(蔡思貝)出院時巧遇勵傑,拉着他回家做飯慶祝。飯桌上,喜悅希望得到勵傑的告白,可惜尷尬收場。尚垶情況好轉,終有機會和永正談談關於山狗的秘密。永正終抒發心中最深處的秘密,兩兄弟友誼更加堅固。
一切似歸於平淡,但從天而降的鏹水卻打破了平靜,大批警方傾巢而出調查,谷永正(梁競徽)一馬當先追捕疑匪,卻被晞華潑一盆冷水。另一邊,尚垶把收到的匿名捐款捐給街坊,曉怡(王君馨)坦言理解其做法,從而令兩人回想當年認識的畫面。

#8
尚垶了解自己或有許多後遺症,仍執意要返回前線,因為他知道自己中槍和許多事故都與晞華的臥底有關。鏹水案中,警方認為陸蔚喬(蔣祖曼)的行跡可疑,而永正似有所隱瞞,原來晞華想借蔚喬向永正挖出兒子之死的真相。
永正與晞華激烈爭吵後失蹤,尚垶不顧身體到賭檔找他,並決定和他去內部調查課,反擊晞華。晞華趕到和內部調查課總警司程宇森(黃智賢)爭吵,尚垶此時力爭重返回前線,誓要徹查晞華和秉高間的關係。

#9
尚垶因傷口細菌感染,身體轉差。秉高找出了山狗的幕後首領營長之藏身地點,並向他證明自己可利用晞華做事。永正被調往槍房,喜悅也從交通組做起。尚垶積極恢復身體,希望能早日回到前線,但晞華對尚垶重返重案組的要求嗤之以鼻。
晞華與秉高失聯良久,向國曙求助希望找到新臥底,利用新人貼身調查秉高,又接納國曙建議接收尚垶回組。鏹水案安裝天眼的進展不順,晞華決定加強人力布防。尚垶和喜悅回到重案組,鏹水案再發生,他們很快鎖定可疑人物陳佑暉。

#10
秉高接到營長新任務,接觸副營長劉廣興,同時遇到了正追查可疑人物佑暉的尚垶和喜悅。尚垶和喜悅知道佑暉正組織聯合行動,阻止了佑暉卻沒法制止其同黨。眼看鏹水從天而降,還淋到喜悅身上。此時尚垶想起在許多地方都出現過的身影,認定此事與秉高有關。
尚垶追上秉高與他對質,營長忽然駕車到來,秉高得以逃走,還得知營長打算綁架廣興女兒,逼廣興綁架富豪卓念博的兒子換取贖金。晞華隱瞞鏹水案的真相,欲刺激首次犯案真兇現身,尚垶公然頂撞她。

登入大大平台黃金首播頻道,最快最新正版《鐵探》同日跟播!

[福爾摩師奶] 揭破開膛手謎團真相 (有雷慎入)

《福爾摩師奶》進入結局篇,劇情說到一夫收買王烈到安南接菲臘回家,菲臘、祖迪終於團聚。喬百川收到消息決定設局殺菲臘,誰知祖迪早已拉攏素嘉;一夫扮成菲臘引百川現身,可惜百川早已洞悉一切,菲臘反被熊財捉拿。之後百川更命令素嘉射殺菲臘,幸好祖迪等人及時趕至營救,百川慌忙逃去,一夫為救菲臘中槍受傷。
祖迪在喬百川大宅發現可疑兇刀,估計百川模仿開膛手犯案,嫁禍菲臘。菲臘感激曉堯侍候祖迪,提議她們一同搬回半山生活。游池、曉堯終原諒素嘉,素嘉交還屋契予妹娣,搬回「香廬」居住。

逃亡中的百川擄走了素嘉,眾人連夜尋找未果,最後發現素嘉昏倒在沙灘,百川卻不知所蹤。祖迪着曉堯跟隨她回半山一同過新生活,二人終於重新接納對方。妹娣與眾街坊歡送祖迪,祖迪與一夫緣慳一面,未能親身道別。菲臘復職後重創王烈、熊財兩幫勢力,王烈憤怒找一夫算帳。
一日,祖迪收到開膛手的挑釁信,街坊人心惶惶。此時,菲臘到油麻地主持供電儀式,突然有人挾持街坊,幸得「燕子俠」救回人質,德英懷疑是一夫扮成「燕子俠」出手相救。谷姑看穿妹娣着緊德英,鼓勵德英提親。德英突然聯想起百川失蹤的重要線索,到「香廬」查問。經德英調查後,在沙灘發現百川屍首,更搜查到素嘉的破爛衣袖……

翌日,眾人驚悉油麻地再發生開膛手命案,悲痛憤慨,曉堯目擊兇殺見場後飽受刺激,再度失憶。開膛手再現使「香廬」上下愁雲慘霧,妹娣雖然內疚命硬剋死身邊人,仍堅強地安慰眾人。眾街坊批評菲臘辦事不力,祖迪決意留守「香廬」,誓要揪出真兇。
祖迪細讀德英的日記,得知他對一夫起疑。而曉堯碰巧聞到一夫身上的鴉片酊,憶起丁月遇害時兇案現場遺留的味道;妹娣亦記起一夫曾拜祭過小木蘭,種種線索令祖迪懷疑一夫,並與他對質。

祖迪質問一夫,一夫卻對小木蘭被殺案支吾以對。菲臘發出通緝令通緝一夫,並大肆搜查涼果舖,一夫要高明暗中帶走成功研製的鼠疫疫苗離開密室。祖迪質疑菲臘通緝一夫是假公濟私,夫妻二人最終鬧翻。
熊財分別利誘一夫及高明合作,利用疫苗賺錢。另一邊,一夫因受腳傷感染,靠服食鴉片酊止痛度日,令他不時產生幻覺。再次失憶的曉堯發現她寫給游池的書信、與日記中的內容情感有別,祖迪察覺端倪。游池突然失蹤,素嘉着急尋找,及後趕至蓮婆家,驚見祖迪眾人守候……

有人在油麻地散播鼠疫病毒,導致鼠疫肆虐,但疫苗出現短缺。世傑、游池證實感染鼠疫,曉堯隔空鼓勵游池振作。政府下令封城,菲臘勸祖迪及曉堯離開,意外下承認丁月被殺前二人曾發生爭執。
熊財散播鼠疫病毒,並自製假藥發配給街坊。此時,一夫發現高明留下之信件,信中竟有驚人發現。一夫在滿街屍體前懺悔,一切皆被祖迪聽見,承諾與他留守危城共存亡。大批街坊誤信傳言湧至「香廬」搶奪疫苗,妹娣施計帶走疫苗被困,幸得一夫趕往營救。祖迪命熊財交出真正疫苗,而逃獄的素嘉卻暗暗帶走熊財,匿藏貨倉內……

登入大大平台的黃金首播,跟著《福爾摩師奶》揭破開膛手真相謎團。

[福爾摩師奶] 開膛手真身現形?

祖迪驚見有人被殺,昏倒在屍首旁,矇矓間看到一個身影。祖迪醒來被一夫追問,祖迪發現一夫手上的血跡,對一夫起疑。祖迪之後從高明醫生口中得知,一夫給她服食的頭痛藥竟是鴉片酊。祖迪決定搜查一夫房間,一夫知道被當作疑兇,錯愕又憤怒,主僕二人反目。
原來熊財當年曾替孤兒羅拔解困,羅拔銘記恩情,卻遭熊財利用。祖迪與南茜潛入牡丹房間搜集證據;翌日吩咐高明引領一夫及召集眾人到榕樹頭,藉演講《福爾摩斯》故事,逐一道破開膛手的犯案破綻。

祖迪道破兇手是故意模仿開膛手犯案,殺白牡丹的真兇現形。祖迪帶領管家學員到百川大宅宴會幫忙,伺機調查素嘉下落。曉堯行經半山之路,憶起當日曾送回寄給祖迪的信件,祖迪拆開竟是告密信,曉堯認出是信中是素嘉字跡。
祖迪對一夫成見日深,一夫決定遷出「香廬」。曉堯向一夫透露想返回半山尋找零碎記憶,一夫聞言面有異色。妺娣倒夜香時發現曉堯及一夫蹤影,感覺事有蹊蹺。

曉堯喚醒對菲臘的記憶,一夫終道出真相,祖迪得悉後難以置信,愧疚當年誤信丈夫,主僕二人和好如初。祖迪如實告知妹娣曾冒認一夫寫分手信,妹娣怒不可遏。高明醫生萬念俱灰,突然收到羅拔在獄中自殺消息。
「香廬」眾人恭賀德英受嘉許,熊財卻出現挑釁,指德英利用羅拔上位,德英憤慨。游池、曉堯分別到上流社會充當管家,以便打聽素嘉下落,果然在會所發現其行蹤。不料,會所突然停電,素嘉被神秘人救走,游池、曉堯趁亂逃走。曉堯冒死拾回游池的鯊魚牙,游池終被感動。

百川從波特手中救出素嘉,揭露二人多年來不尋常的關係。原來素嘉受百川威逼,過着被幽禁生活。波持將接任華民政務司,百川不憤,並早已識穿游池與曉堯的企圖,欲藉祖迪一舉打倒波特的龐大勢力。
游池無意中得知百川與王烈之關係,又發現被囚禁的素嘉,祖迪、一夫勸他按兵不動。素嘉飽受煎熬,聽見游池的口琴聲,二人隔着牆壁互吐心事。一日,一個自稱是「香廬」真正業主的神秘人現身,要求妹娣交還業權;祖迪看穿有人圖謀不軌,將神秘人打發。

游池告發百川囚禁素嘉,素嘉卻維護百川,與游池劃清界線。香德帶同亡母的遺囑與妹娣對質,妹娣向一夫道出當年香婆婆送贈「香廬」因由,甘願交還屋契。帶金懷疑香德受熊財唆擺,向一夫告密。素嘉聲稱是「香廬」新業主,命令眾人盡快搬遷,並威逼妹娣即時搬走,妹娣母子幸得德英收留。
祖迪靜坐抗議,利用群眾壓力逼使波特下馬,百川終成為候任華民政務司。游池父游俠當年劫米一事,原來是被百川嫁禍,百川擔心事發欲趕盡殺絕,王烈對事情發展感到不安,一夫乘機獻計。

登入大大平台的黃金首播,緊貼《福爾摩師奶》最新集數!

陳煒偷陪葬品惹禍,更練館大火傷亡慘重

祖迪(陳松伶)、一夫(黃智賢)返回石屋重組案情,懷疑當時有第三者在場,並在石屋內發現秘道。二人更從菲臘舊照發現有可疑,潛入祖迪大宅地牢,驚見菲臘不為人知的一面。世傑被同學搶去燈籠,他尾隨至熊財的妓寨門前,剛巧王烈手下藉機偷襲熊財,德英及時救走世傑。妹娣(陳煒)責怪世傑逃學,祖迪卻懷疑世傑患有近視才會做錯事,妹娣始知錯怪兒子。
另一邊,素嘉邀曉堯同赴英國,曉堯得悉游池心中只有素嘉,暗自下了決定。一夫贖回祖迪已典當的相機尋找線索;祖迪到畫廊欲觀賞素嘉畫作,意外驚悉素嘉的秘密。

祖迪發現了素嘉是菲臘情婦的事實,回「香廬」與素嘉當面對質,一夫提交有力證據加以證明,始揭發她是高級交際花,妹娣憤然怒摑素嘉;曉堯對好姐妹也大失所望,素嘉絕望下離開「香廬」。妹娣安慰祖迪,姊妹二人和好如初。但因祖迪愧疚於眾人,連夜留信予曉堯出走。
翌日,一夫等人分頭尋找,終憑蛛絲馬跡尋回祖迪。祖迪決定重新振作,眾街坊樂於接納。妹娣在街上售賣曲奇時遇熊財、王烈兩幫派搗亂,熊財挑釁王烈,兩人大打出手,混亂間爐頭失火,傷及妹娣。

一夫、德英及時營救妹娣,妹娣一怒之下,持刀指向熊財與王烈。一夫、高明察覺油麻地有人販賣可疑神仙水,認為事件並不尋常。一夫以身犯險試喝神仙水,親身體驗神仙水的驚人破壞力。「香廬」連環失竊,原來是租客張仕文因染上毒癮而頻頻偷錢,眾人決定協助他戒毒。
百川質疑羅拔包庇熊財;熊財則利誘羅拔用神仙水降服牡丹,幸好被高明醫生撞破。祖迪有意籌辦管家訓練課程,以提升街坊社會地位。油麻地烏煙瘴氣,百川憤然當眾教訓熊財,民望大大提升。

妹娣希望一夫坦承雙方的情感,一夫再次迴避。祖迪看穿一夫利用百川向熊財施壓,以提升百川民望,質疑他用了非常手段。曉堯招募街坊報讀管家訓練課程,更練館也設立戒毒所助街坊戒毒;有街坊毒癮發作而失控,一夫的激烈反應令眾人驚訝。
曉堯於農村重遇素嘉,並向她道歉。妹娣鬼祟潛入墓地交還陪葬品,原來早年她為生計不惜偷走陪葬品典當還債,卻被熊財發現。熊財要脅她引開德英,熊財手下乘虛入更練館。不久,更練館失火,大批毒友被困火場…

一夫衝入火場救人,有街坊葬身火海,眾人指責更練擅離職守,百川聲望因而受損。街坊又指控熊財盜取陪葬品,百川借勢命羅拔搜查熊財店舖,果然發現大批贓物。妹娣不甘被一夫利用,向祖迪傾訴,祖迪察覺一夫有異樣。祖迪開始懷疑嫁禍熊財的另有其人,吩咐德英調查一夫。
王烈威脅牡丹離間羅拔與熊財。祖迪在菲臘舊照發現別墅屋契有問題,往找素嘉時驚悉素嘉被人擄走。牡丹偷聽到王烈與一夫的對話,提醒祖迪小心提防。深夜時份,祖迪決定尋訪一夫,卻瞥見屍體後大驚……

登入大大平台的黃金首播,緊貼《福爾摩師奶》最新集數!